主页 > W好生活 >憎恨这种病:别再说「那种人你没必要为他生气!」 >

憎恨这种病:别再说「那种人你没必要为他生气!」

图/Shutterstock

 憎恨这种病:别再说「那种人你没必要为他生气!」

朋友黑子在她男友(现在应该是前男友了)的手机里面发现交友软体不久之后,又在他的相簿里翻到了和那个女的上摩铁的照片。

「让我最生气的并不是他劈腿,而是他一再的劈腿。反覆践踏我对他的信任,而且事后还一副我就是这样啊的嘴脸。我想要毁了他、毁了他跟那个女的,因为她们毁了我的感情和生活⋯⋯。」藉着黑子试着跟大家讨论他的复仇计划,包括在网路上公开他们两个人的亲密照片、去她家楼下堵他们两个⋯⋯。几个朋友他们过去,分别你一言我一语地出馊主意。

「何必呢?何必为了一个烂人和一个婊子,让自己名誉扫地?」A说。

「哎呀你不懂啦,这种人最好让他鸡鸡烂掉!以后才不会放出去危害众生。」B说。

「可是你这样一搞,会不会也把你自己弄臭啊?到时候如果像个疯子一样,网路上的风向不知道会怎幺样?」C说。

然后大家分别看向我,好像是我应该贡献一句什幺话之类的,本来想说这时候好像说什幺都不对,不过最后还是勉强挤出了这一句:「你很恨他吗?」

「我当然恨他啊!」这句话还没说完,他眼眶就红了,看来这个「恨」里面,应该还有其他更多複杂而难以说明的情绪。

憎恨这种病:别再说「那种人你没必要为他生气!」

憎恨是什幺感觉?

标题虽然写得很惊悚,感觉憎恨不是一种情绪的系统订,但实际上我想说的是,当你恨一个人或一件事情的时候,其实是内心处在极端的破坏性情绪的状态,你会想要做出一些调整和改变(可能是大脑的想法转变,或者是具体突出某些行为),避免继续在这样不舒服的状态中。Robert Sternberg[1]在憎恨心理学当中提到,这其实是一种複杂的情绪,夹杂了期待、攻击、厌恶、强迫等等种种的内在纠葛。我认为,你不会平白无故地憎恨一个人,尤其是你和关係没那幺好的人(例如路边一个阿伯踩到你,你大概只会讨厌他5分钟)。憎恨具体来说,涉及下面几个历程(可参考上面的图片):

    

——你对某人怀抱着期待(例如你信任他不会劈腿,或者是相信他永远爱你)

——他违反或者是践踏了这个期待(劈腿、背叛、或者是食言而肥)

——你对他产生的厌恶的感觉,因为你感到受伤,所以在心中区分成你/他两国。

——你可能会想攻击对方,让他嚐嚐你受的苦头。但你也有可能在这要不要做之间犹豫不决,因为你需要评估做了以后的风险,前述这个例子就是在这个阶段卡住了。

——你无法停止想攻击对方的想法,就算你已经知道这样做不好。

   

另外一个对仇恨的定义是:对他人的态度感到不满,因此找机会就想要报复,虽然脑袋知道这并不是理性的[2]。

愤恨怎幺办?

研究情绪的心理学者苫米地英人在书中提到了两个和仇恨相处的方法,我修改一下加上自己的想法列举如下:

1.避免情境促发

如果你知道看到跟他有关的照片、经过他家楼下,会想在下面留言、或者是冲动刺破他的车轮胎,而且每一次类似的爆炸,好像结果也不太好,那幺一个方便的方法就是,删除掉跟他有关的讯息,或是避免经过让你会做出这些行为的地方。

2. 用想像取代实际操作

一直叫自己压抑着不要去想这些事情,其实是很痛苦的。但反过来,如果真正去实行,当然会让彼此都有可能受伤。一个折衷的方法是,让自己:「拼命、仔细地」去想,包含你要怎幺报复、用什幺方式、在什幺地方、期待达成什幺效果等等,都一点一点的想清楚。你可以给自己半小时的时间,用说的、或者是用写的记录下来你想的内容。当然,不是要你真正的实行,而是藉由清楚透彻的想过一遍之后,你就会发现,你对这个人的仇恨的感觉有一点不同了。

我常常说,怨恨的背后是因为有深刻的爱。你之所以会如此仇恨一个人,势必是因爲你对他曾经有超乎常人的期待,当期待落空,但你又不能做点什幺的时候,就会有一种为什幺我好像无力能够改变现况的挫折感。

    

当你对一个人感觉到极度的怨恨、各种複杂的情绪环在跟他有关的事情旁边的时候,试着允许自己生气、难过、或者是不知所措,然后或许你会看见,在你很气他很气他的背后,也有一部分是气着自己。

延伸阅读

[1]Sternberg, R. J. (2005). The psychology of hate. American Psychological Association.

[2]苫米地英人(2018)。情绪の解剖图鉴:99%的问题,都出在「情绪」!教你从37种情绪中「解套」的技巧。(「感情」の解剖図鉴)(林农凯译)。:枫书坊。

 海苔熊